首页的诸位,上午好。
近期其实我在这里发表了几篇文章,都被秒吞,而且是修改到仅剩链接,也仍旧遭到秒屏蔽的情况。
如此看来,是应该停用这个站了。
今后的更新会发到个人网站,链接我不敢贴在这里,请有兴趣的网友直接复制简介里的网址移步吧。
觉得麻烦不用勉强,取关也请随意,一切都是缘分。
现在我只期盼这篇用来告别的文字,多少能被允许放出……
多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照顾。(土下座)

+

银魂真人版观后吐槽——永远不要和一个糖尿官方比产糖

*

想说的太多,这里针对和银&高有关的剧情细节胡乱写一些个人感受,恋爱脑严重,总督粉,244粉,重度臆想胡编剧情,重度剧透(我甚至觉得说这句话本身就是在剧透),


总之还请诸位谨慎选择是否阅读全文。


三人组之中,高杉应该是内心非常非常温柔的一位了。


遥想当年,连仅见过一次面的小女孩又子,他也无法见死不救。他的温柔并不是口头上说说的直白风格,而是看透他人的执念后,安静地选择尊重对方,尊重每一个与他有所接触的人的内心,而不是强迫别人改变那份心情。又子想要追随他,他允许了。似藏宁舍肉体也竭力想让灵魂与他比肩,他也允许了。


真人版里后头有两句话,比之前高杉赞...

+

ok.

+

呜哇领到了(;´༎ຶД༎ຶ`)

+

爱如少年呀

*


我真是太喜欢描摹少年了。

一切都刚刚好,不会过于幼稚,不会过于老成。
像一杆一杆尖刀似的笔直质问苍穹。
知道哭泣的滋味,也知道大笑的感觉。

撞个头破血流照样有勇气提步向前——

在一个人少年的时候,他永远敢将一颗心完整地掏给另一个人,或另一群人,而不计较太多后果。

*

+

オレンジ歌词填画系列1

*少年太陀妄想

もう二人に明日がないことも
我们已经没有明天了

ただ、ずっと。 そう、ずっと隠してしまおう。
这件事也只是,一直。对,一直将它藏在心底吧。

+

随便涂了点东西……大概可以算《时间劫匪》的一个插图?

+

[啾咪组8月梗/GGAD]The Sound of Silence(fin.)

组内要求是这样的:

以歌曲The Sound of Silence (Simon&Garfunkel)所提供的大背景,发挥想象把感触写出来,2500字内,务必扣题。

……有点超字数了,以及今天的我也是个被和谐的我,向手机党们说声抱歉。

写到最后的画面很想哭TTATT

唉好爱他俩。


+

第二张也画好啦!_@AKS-lian_衣 有空请私信我地址和邮编吧⊂((・x・))⊃

+

画好一张^_^@凌晨四点半 组长有空私信我地址吧

+

灯鬼桑《忏悔录》及以往关于文豪野犬陀思妥耶夫斯基同人文的一篇repo

呜哇哇有生以来第一篇长评!跪着读完TTATT

把女装陀比作赛艇真的好可爱23333

太陀这两个人属于生活中基本见不到、见到也完全看不出来的神人(对不起我是真的蠢),写起来着实燃烧脑细胞。每天都感觉是在用5分的智商揣测拥有150分智商的人的行为模式……

这样子写出来的几个故事被独鲸好好读过,感觉真是加倍幸福。

凌晨四点半.:

-我知道我写这种东西就是在疯狂吹人你们就看看然后知道他有多好就行了。

灯鬼桑在陀tag里绝对算的上是活跃分子,并且八月的日更计划很不容易,于是先道声辛苦了,感谢你为我们带来如此好看的陀,十分喜欢了的,感觉有你这一口粮八月份就死不了了(buni.

>
然后,以...

+

画不出约翰半分美ಥ_ಥ他太好看了!

+

“嘘......留给你的。”
再来一张圣诞party之余也不忘亲亲我我的孙世代:P

+

圣诞快乐:P

+

妈妈我见到预言中要和我耽误一辈子的boy了!(x)

+

他们唯一畏惧的人

+

我我我终于画到部长了!!满足私心塞给他老魔杖!(((

+

来一只校服GG?

+

上周的AD



群里亲建议扔微博,想了想还是就发这里吧,微博已被我水得没法看了(

+

[尊出]凌晨4:00与金色目光

他不是个擅露情感的人。

懂得这一点的有三个,两个已经死了。还有一个姑娘,刚刚离开这个城镇。

这个镇上不表达感情的人很多。几乎每个人都窝着一些心事,积攒着想让它们被消化掉,最后却攒出了心魔。

他的顾客很多。天亮过来的顾客话更多些,天黑了,就总有寻求空白的人安静地点酒买醉。

他不擅长表达感情,但是不认为这是个问题——反正认为这或许有点不好的三个人都不在场。他没有表达的欲望,完全没有,因此,他是多数人最理想的倾听者。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去一趟旧金山。我和前妻的女儿在那儿……”
“……六年前见了最后一面!后来音信全无。多大的怨恨都不应该完全没有消息,难道那个该死的男人难道连通话的机会都被剥...

+

[GGAD短篇集]荆棘海·其三

注: <荆棘海>非连载,每篇均可单独阅读。

+


风声显然紧了,这里却像十几年前那般毫无变化。


他行走在寒冷的十二月,冬季的第一场雪将戈德里克山谷点缀上纯白的寂静。近几年他都没有再回到这里了,鼻梁上的断痕和记忆一样鞭打着他内心算得上软弱的那一部分,这么多年,力度丝毫没有减少。


他穿过花园,敲了敲那扇木门。巴希达是不会介意别人不请自来的,甚至连门都不太上锁。但是他总是习惯性表示出他的礼节。屋里传来一声呼喊,她让他稍等,听声音似乎从二层传来,能抵达到外面真是显出一种非同寻常的生命力。


阿不思·邓布利多顺从地等在门外,交叠着双手,那种“...

+

[GGAD短篇集]荆棘海•其二

注: <荆棘海>非连载,每篇均可单独阅读。

+


在一个干爽的黎明,他踏着飞鸟的歌声迈进阁楼,就像这几天他经常做的那样。软鼓囊囊的牛皮纸袋被一股脑推到木桌子上,几个手掌大的圆面包在里面来回翻滚,碰倒里面的两瓶南瓜汁。盖勒特·格林德沃不管那么多,一双皮靴踩得地板吱呀作响,他风风火火拉过椅子,坐下将报纸递到阿不思眼前:“真不敢相信,阿不思,已经连续五天了。这个国家最大的事情似乎就是南部旱情导致的曼德拉草大面积枯萎,”他故意模仿外国人的语调夸张地摊开双手,漂亮的灰眼睛睁得老大,“为什么一个好好的报纸非要搞成过家家的可爱道具?”

“哦得了。”阿不思·...

+

[GGAD短篇集] 荆棘海•其一

等待上映实在焦躁......

注: <荆棘海>非连载,每篇均可单独阅读。

+


他听见一个东西破碎的声音,“啪”一声大得惊人。

他睁开疲惫的双眼,试图将自己困倦的灵魂捞出梦境,这可不太容易,脑海像着了魔,赖在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梦里不肯出来。

这梦他最近比较少做了,偶尔来了还真让人有几分留恋。牢房里的生活是令人困倦的,一切都冰冷潮湿打不起精神,在这样一个灰色调的黎明,肉体紧紧缠绕在身的触觉,更加像魔鬼网那样死死地捉住他,让他不得不抹了把脸上的胡茬,强打精神从舒适的欲望里挣脱出来,好起床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梦境里那个男人的身材还是那么好,哦,当然,现实中...

+

[绿组全员]生长线(2016.11.11流生贺)(短FIN)

他凝望着未来的城邦。

他们凝望着他。


“三、二、一……哔!”

突如其来一阵白光,简直如同一面实打实的水泥墙拍在他脆弱的神经里。磐舟哀嚎一声蹲下来,闪光灯刺激得他这对儿可怜的中年老眼几乎落下眼泪。

“磐先生反应真大……”

屋里唯一的未成年人分明忍俊不禁,却又硬要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翻了个白眼。他立刻被御芍神紫敲了脑袋。

老式相机在冒烟。它不太喜欢被电流强行改变运作方式。大概是心理作用……不,大概不是心理作用,今天的寿星四周都辐射着静电,头毛很不自然地在空气中乱飘。

三人一鸟正这么默默想到一起——

“哔哔哔哔哔哔哔!!!”

……新的一场噼噼啪啪乱放电果然就爆发了!?

流的身体...

+

[斑夏]以命换命

+


一觉醒来的时候房间内十分昏暗。究竟是上午呢,还是黄昏呢?


夏目。


沉着的声音落下来,一同落下的还有柔软的白色绒毛。


啊,是老师啊。


缓慢坐起身来有什么轻薄的从身上滑落了。捡起来凝视了半晌,紫罗兰的碎花羽织,总觉得是和记忆中的谁挂上钩的,可是究竟是谁……


老师?


沉吟中抬眼,稍微有点惊讶。巨大的妖狐在盯着他。安静地、轻微合拢睫毛,不知道在因为什么而探出鼻息。它凑近来蹭了蹭肩膀。


[嘛。]


在橘黄色的光线内腾起一阵烟雾,是携卷了浓重妖气的碎云。妖狐幻化消失了,狭小的空间因此重新变得空旷而有些寂寞,胖胖的三色猫咪轻巧落到地上,走吧。...


+

[太中]危险关系(短fin)

*双黑四人官图爱豆梗,架空,年龄有调整

*标题来自kk同名歌曲

那是童年时代的蠢事。他们刚入行不久,八杆子打不着的两个人误打误撞被排进同一部戏里,男孩的母亲被人刺杀,而扮演小男孩的演员,主要负责哭泣。

原本不相识的两个人头一次相见,就被告知对方同样是角色候补,先后试镜,更优秀的那一个得到机会,剩下的也不可以气馁。十岁出头的小孩子哪里知道什么是气馁,或许太宰治知道,但血气方刚的中原中也坐在候选室里,瞪着那个趁人不注意牵起化妆师姐姐的手并扬起假笑的陌生少年,脑子里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要教训一下这个虚伪的小子,到底什么才是艺能界。

太宰治或许很擅长扮演,却永远与角色隔了一面透...

+

[银高]无与伦比的宠溺


风略过柔软卷曲的洁白发梢,撩拨着月色里长而细小的碎草。士兵们已经睡去,早已经不像惶惶不可终日的最初,鼾声夹杂汗水的臭气此起彼伏,连翻身都显得有些大剌。夜风轻扯着两个还不睡觉的人的衣袖,一边洁净如月,仅露出破损发皱的线头,另一边棱角分明,却已带着还未来得及洗净的泥土。他沉着一口气,将酒盅放归唇边,气息便从舌尖顶过上颚,不由自主地流漏出来。


“高杉。”


堪堪摩挲过上牙齿与嘴唇的缝隙,念完整那个尾音短促而急促的姓氏。仅仅因为他发出响动就皱起了眉头,听闻念叨的是自己的名字,自然更加地面露不耐烦。被呼唤名字的少年站定脚,侧手擦拭滑落脸颊的汗水,刀尖毫不犹豫划破虚空指过来,眉...

+

【织太】第七次死亡邀请

*织田作第一人称注意
*非连载,有空就写点儿
*部分细节在原作基础上或有改动

“听说你可以预见死亡,真是令人羡慕的能力啊。”
我从昏睡中抬起头来,外套从肩头滑落到地板。少年弯下身帮我捡起衣服并放回仓库纸箱上,手继而拄在破旧的纸箱边沿,一双黑漆空洞的眼睛晃过几丝兴趣地望着我,仿佛审视一个还未曾在植物手册里核实的盆栽,笑容无害像个不经世事的孩子。
午后橙黄的阳光勾勒着他手臂过于消瘦的轮廓,消失在白色绷带粗糙的织线侧面。我望着他那双与笑意不相符合的眼睛,礼貌地道谢接过外套,并轻轻掸去上面蹭上的灰尘。虽然长期在组织底层做一些打杂的工作,我对眼前这个少年还是略有耳闻。猜测着他与我这个素不相识的底层人员搭话的用意,...

+

——哒宰生快!!!

天哪我居然赶上了。(吐血

送给我家 @溪 

呜呜我好爱你////

+

0616 中也x2

睡前还想摸一张被阻止了……天亮继续TTwTT~

+

© 游魂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