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通往无何有之乡

灯鬼
同人文图堆积处

TTwTT回血了。

尹若晖:

 @游魂屋 加了一张q版~
很喜欢《燃雪之城》里篝火旁边陀靠在果肩头的画面所以试着画那种感觉,效果基本能达到预期真实太好了w
安静地偎在一块儿就有那种甜甜的气息x

2019-01-04 热度(247)

蛛网与他的屠杀朋友

只是一种观后感……或联想,毕竟电影太太太太太太虐了,也可能是蜘蛛们的背景故事太虐了。


蜘蛛侠告诉蜘蛛侠,你准备不好,你没准备好。我什么时候准备好?你永远不会准备好。


你只会拥有一种信念,一种找到之后自然就懂的信念,那是不再回头的决定,一种立场选择。它是态度……


蜘蛛在网里互相安慰,所有的蜘蛛连成同一条银河。所有的网都重叠着网,所有的信念交叠相似的信念,所有宇宙里蜘蛛都只想要赎罪。


话语闭合成相同的圆圈。


死侍执刀刺破一些蜘蛛的胸膛,更多的蜘蛛正被赎罪耗死,来不及被屠杀的蜘蛛被世界剪去脖子,他经过一些蜘蛛的尸体,一些被当做英雄祭奠。


一些被视作...

2019-01-02 热度(70) 评论(5)

。゜(ノ)´Д'(ヾ)゜。゜哇你发了!

你们看!是果陀!特别甜!!!

烦宝贝儿送我的!!!(???

我是一只超无敌幸福的鬼。


尹若晖:

给灯鬼桑 @游魂屋 的!
是结婚照(点头

2018-12-27 热度(195) 评论(4)

【果陀】连影虫

一个即兴幻想小甜饼

灵感来自三次元老陀的“你扯得好我吻你”和“二加二等于四和我有什么关系”

刚上线就看到小绿v……好惊喜,感谢呀TTwTT


刚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尼古莱·果戈理正在他的办公室里篡改登录密码。太无聊了,半年的坐班生活比他料想之中的更为骨感无趣。他所能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每周一次地,将他的台式机密码改成某人五官之间那段距离,细致到小数点后五位,从第三位起就是他自己胡乱瞎起,如果这世上真的有人拿着一把尺子去衡量别人的眼间距、鼻梁高度和双下巴之间那条缝隙的长短,那么此人就应当被立刻关起来,以免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他的余光弯弯地往下面瞥,昨晚精挑细选出来的数字串...

2018-12-27 热度(56) 评论(8)

《燃雪之城》后记

大家好,这里是灯鬼。


能戴着与燃雪气氛相当合拍的挂链度过圣诞节,我感到很开心。

写下感受之前先放和烦凡约定的照片:


错了。是这张:


——跨屏合照愉快! @尹若晖 

……想拍挂链效果却变成为广大网友展现我相当平胸的一面。真是不好意思。

别的角度看也是这么平的。

回到重点↓


《燃雪之城》是我第一篇真正写到结局(划重点)的长篇。


这次酝酿得比较久,为了写它也调整了码字时间。而且为了保证脑力我居然没怎么熬夜还开始睡午觉了。果然作息规律后人类什么事都有可能做成呢呵呵呵呵呵呵……(发出日渐虚弱的笑声)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因为约定。一想到这是要在...

2018-12-25 热度(25) 评论(14)

【果陀】燃雪之城-24灯火阑珊(尾声)

果陀哨向架空HE,完结篇!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二十一世纪临近中旬的某一个冬天,当来自春天的飞鸟再次划破冰雪之地,将纤纤细足踏在白茫茫的积雪之上,莫斯科的水电大坝终于被塔的士兵团团包围。

人群谨慎地向四处寻找可疑的踪迹。

一名士兵对桌上的凌乱脚印、以及在旁遗留的些许黑渣投过好奇的视线,他顺着敞开的通风口爬上去,却碰了一鼻子的灰。别林斯基的黑亮军靴在大厅里焦焦躁躁地转悠着,惹得坐在沙发里的屠格涅夫好几次抬起头来。


“我说您啊……就算您现在把地板全都踩漏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和果戈理先生也不可能从缝隙里蹦出来的,您消消火,来看看这儿都有什么可喝的,我记得他们过去总把茶叶藏...

2018-12-25 热度(39) 评论(3)

【果陀】燃雪之城-23丰饶之海(下)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写个果陀我为三岛涩泽一瞬爆哭我到底是个什么鬼23333

错字啥啥的一会儿再看,下章完结,我先敲完#¥%……


他迈进宅邸之前,仔细打量着这座恢弘壮阔的巨大建筑。


西伯利亚由于恶劣的天气原因,很多城市都有着无人居住的空老建筑,而在涩泽所选择的这荒郊野外,过于靠近雪山的冰原附近,不用说建筑或城市了,连生物都稀少,而且物种单一。他却正是看中了如此恶劣而廖无人烟的环境,这片荒原如同他的内心一样,他在这里感受到久违的安心。


他花费重金,请世上最优秀的工匠们打造了独属于他的避难之城,它有着类似科隆大教堂的双峰结构,以及古老精美的...

2018-12-25 热度(31) 评论(4)

【果陀】燃雪之城-22丰饶之海(上)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还有两更结束!!!(我想找一头巴可比克合唱圣诞欢歌)


“我就知道是这个人间小丑又回来折腾了……”

精神体费了不少事。在他出勤的这一路上,因为人类的肉体总是接二连三地被伦敦士兵击毙,而血液样本不经由实体生命来搬运的话,又拿不出去。他这辈子也没有如此拼过。结果当他送算辗转出塔,像逃命的野狗似的戏谑大笑地驾驶着一位女士的身体登上火车,女士的脚已经被他磨肿了,他却在看到他的主人和哨兵亲亲腻腻地窝在车厢里面。他有点想把一箱子样本都摔出去,直接从车窗丢到泰晤士河。

“给你,只有三十个。”

罚哼哼地从女子的身体里跳出来,人类昏撞在地发出很大的动...

2018-12-25 热度(30) 评论(8)

【果陀】燃雪之城-21茕茕野狗(下)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伦敦尚且沉浸在圣诞节的余韵之中。部分饰品仍未摘除干净,尼古莱·果戈理穿越伦敦塔的古老长廊,走下通往地牢的阶梯。他正了正耳麦,等在牢狱探视房的隔离门外,耳机里传来隐约的电流杂音。

阿加莎没有做出更多指示,她在观察哨兵的反应。

英国狱守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对话之前,我劝您还是做个心理准备……啧啧,惨不忍睹。”

铁门缓缓升起。

通感重新连接上了,微弱得几乎断绝。


纯白的光线自四周的墙面接缝投向中央。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双臂被牢固的拴在铁锁链里,他垂着头,显然已经昏迷。他的头上被戴上了干扰设备,它如耶稣当年被戴...

2018-12-25 热度(30) 评论(1)

【果陀】燃雪之城-20茕茕野狗(上)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她追踪拿走衣服的小偷有五年的时间。


五年,足以令一名少年成长为出色稳重的成年人,五年里战火自波罗的海推延至德国边境,又将常年处于和平的列支敦士登的山野烧毁。她在五年之中从默默无闻逐渐显露头角,她坐稳英国塔的特别行动部门——“钟塔侍从”骑士长之位,即使已经临近二十一世纪的中期,一位女性管理者仍旧被视为特殊的存在。

她没有任何给予自己的时间,将心底里那位活泼的金发女孩封存进自己遥远的一场过往。她的向导战死在俄罗斯人手里的那晚,她心里的那个女孩也死了。五年前的圣诞之际,阿加莎·克里斯蒂漠然与士兵发号施令,离开之前,将她...

2018-12-24 热度(28) 评论(4)

【果陀】燃雪之城-19无尽长夜(下)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受到章名诅咒,这节真是老长老长老长老长现在终于码过去了……


当他们终于办理好入伍手续。混迹在陌生的雇佣兵之中,他们穿着相同款式的佣兵制服,果戈理坐在卡车对面摇摇晃晃,一言不发紧紧盯着他。就好像他随时会中弹身亡似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被对方这种莫名其妙的、具有某种僵化思维的戏剧感搞得有些忍俊,他转过视线,远方依稀听得见枪响。


在长久到几乎把所有人胃袋都清空的颠簸之后,雇佣兵团的卡车终于抵达北欧战场。正好赶上平安夜,战火的痕迹较之平时要苍老很多,没有人为此感谢上帝,毕竟这已经是几个世纪以来某种约定俗成的文化,兵团里什么背景的士兵都有,...

2018-12-24 热度(29) 评论(4)

【果陀】燃雪之城-18无尽长夜(中)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自从陀思妥耶夫斯基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再也没有与果戈理谈论过眼睛的问题。他试图与自己的精神体进行交涉,但是“罚”并非一个百依百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存在。

从某种角度来说,陀思妥耶夫斯基过去正是为了矫正自己的行为和思想,希冀着有一位镜面一般的存在能够让他审视自己,才在精神中将“罚”完整提取出来。“罚”的不听召唤,也就说明陀思妥耶夫斯基自己……他的潜意识,并不希望帮果戈理要回右眼的视力。


——难道他真的在内心的某一处,正久久地怀恨在心、无法对尼古莱·果戈理产生谅解?


在这个世上,除了果戈理,陀思妥耶夫斯基最不...

2018-12-24 热度(33) 评论(2)

【果陀】燃雪之城-17无尽长夜(上)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尼古莱·果戈理。”

陀思妥耶夫斯基平和地坐下来,他望着果戈理能看到他的那一边左眼。

“我认为您应当好好解释一下。”


他的笑容是如此轻巧而不真实。仿佛他生来就将所有的情绪都堆在心里,而浮上面孔的则是完全另一件事。失去了右眼的果戈理就像童话中的快乐王子,原本果戈理并不是这样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能听到对方内心的跳动声。

果戈理应该更真诚地面对他,他总是活泼得像个兔子,而又是个比他年长几岁的爱哭鬼……


尼古莱·果戈理站在他的面前,既然被发现了,也就不再逃避陀思妥耶夫斯基追寻的视线。

他继续擦起桌...

2018-12-23 热度(30) 评论(4)

【果陀】燃雪之城-16幸福假面(下)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我昨天是不是忘记更新了……


漫长的记忆如同北风缓慢穿越西伯利亚无人之境。在他等待尼古莱·果戈理准备一碗面包粥的时候,陀思妥耶夫斯基将那台布上的红枣捏在手里,通过粗糙的触感进一步与周遭建立联系。他的头脑仍旧有些昏沉,这一部分来源于四天多的昏迷,另一部分似乎源自和果戈理的通感。他的状态没有完全恢复,为了尽快调整到可控范围,他稍稍关闭了和果戈理的通感。果戈理的精神实在太紧绷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气定神闲就像一碗冰水,他还不是很习惯这种相互连通的感觉。果戈理正在哼着一种断断续续的曲调,他听着,发现声音有一部分从脑内往外发散。...

2018-12-23 热度(27) 评论(7)

【果陀】燃雪之城-15幸福假面(中)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回个血!后面如果不爆字数应该还有五次更新……我绝对绝对要在圣诞节之前填完它,我能行。(嚎泣)


陀思妥耶夫斯基醒来的时候,窗影落在雪色的被褥上面。影子之间贴立一只很小的麻雀,起初他以为这又是尼古莱·果戈理的精神体。

那个人的精神体曾经改变过模样,但总是以鸟的形态出现的,他望着这只麻雀,麻雀也望着他。麻雀肥圆的小肚皮毛绒绒贴在玻璃窗边上,短喙啄击起玻璃窗上的雪霜,咚咚咚的响声过于真实,普通精神体不会有这种物质感……这只小动物仅仅是个小动物,他想着,而后意识到,自己是在寻找果戈理本人。

微眯着眼,顺窗影的轮廓缓慢观察着所处的...

2018-12-21 热度(37) 评论(7)

【果陀】燃雪之城-14幸福假面(上)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再这么拖下去节前写不完了我要开始爆肝呜啊啊啊啊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的macpages永远要把    ‘ 号打成     号???  


“要……保护……”

哨兵模糊不清地嘟囔着。


铁轨和车轮的撞击声“哐”地震了一下。他大叫一声,仿佛从再也醒不过来的噩梦里挣脱出来,他睁开眼,看到自己被关在一处狭小的白色空间,如此的安静环境并不属于一栋建...

2018-12-20 热度(37) 评论(8)

【果陀】燃雪之城-13蜘蛛之丝(下)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写这么委婉居然还是被屏蔽了,请大家走这边

2018-12-19 热度(26) 评论(9)

QAQ我也爱你。


深渊凝视者:



@游魂屋
昨天没那么疼的时候写的,结果发现你在lof抽奖。


2018-12-19 热度(3)

【果陀】燃雪之城-12蜘蛛之丝(上)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惯性拉扯向导的身体向后栽倒,指刃擦着发丝堪堪越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耳侧。果戈理将他推到一边,攻击直扎进果戈理的肩膀。

血从破碎的衣料之间流淌出来,哨兵毫无痛楚似的低头望着。疼痛让果戈理的意识暂时回到了身体里面,他挡在向导和芥川之间,提防着敌人接下来的攻击。

“尼古莱!”

“退后,费佳……”

思维触手正在将芥川的精神体不断转化为黑暗的实体,漆黑的风刃吃足了血,钻回芥川的衣袍沉寂半秒,再次随攻击劈天盖地翻卷向上。

黑雾撕破了两人脚边的铁皮,芥川蹿身上去就是一记扫腿,果戈理猛跃而起。堪堪躲掉这一凶狠的重击。

“别躲了,”芥川冷脸起...

2018-12-19 热度(26) 评论(2)

【果陀】燃雪之城-11悬崖边缘(下)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陀思妥耶夫斯基没有时间再听果戈理说完。就在他们之间开始隐约浮现相互交缠的精神系的时候,他们等待的信号出现了。不远处出现微小的骚动,冈察洛夫的身影出现在士兵之间。他穿过人群来到楼梯口,和为首的长官低声说了几句,长官摇了摇头,随后互相致以军礼。驻扎在此的约二十名士兵鱼贯离开守卫之处,来报信息的冈察洛夫独自留在原处,等待人员走到防御区外,他匆匆迎上来。

“主人,抱歉来晚了!列车长临时出现调动,发车的时间延误了十五分钟,我担心您直接过去的话容易暴露行踪,那位日方的代表来势不善——”

“做得好。”陀思妥耶夫斯基说。

在冈察洛夫的带领下...

2018-12-17 热度(34) 评论(9)

【果陀】燃雪之城-10悬崖边缘(中)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别林斯基疾步走在通往会议室的白色长廊,计划着这就和赫尔岑摊牌,他不干了,再也不管这事了,就当他从没有为高级向导求过情……道路的转角慢慢踱步出一条黑狗,他看到它,停了下来,心如同坠入冰窖,这是屠格涅夫的精神体。

别林斯基艰难开口。“……他不在了?”

黑狗张了张嘴。

“是。赶着去凡尔赛了。我现在就坐在会议室,顺便一提不是刚走,好像从今早就已经见过马赛的美景……恐怕昨晚的留言,赫尔岑先生也没有读吧。”

声音从精神中向他传递过来。声音来自屠格涅夫,平淡且听不出任何情绪。“您要过来吗?”屠格涅夫透过精神体问他。


在身侧的玻璃窗里看...

2018-12-16 热度(34) 评论(6)

【是游魂屋今年琢磨许久的圣诞节抽奖环节——】

(礼物图片来自淘宝并不是我亲手拍的,仅供参考实物我还没收到)

0、礼物描述:

Z啥啥家的圣诞雪花毛球胸针,不做义务广告,请勿私信问我品牌名

  • 镶嵌材质: 合金镶嵌人工宝石/半宝石

  • 材质是啥: 合金/镀银/镀金

  • 成色咋样: 全新

  • 上市时间: 2018年冬季

  • 实体店也有吗:有,所以虽说我是新品预定的不过日后遇到撞款我是不管的

  • 我在哪儿买的:网上


1、抽奖前有三个注意事项:

为显得礼物超级无敌霹雳唯一珍贵,仅抽一名

为排除抽奖专业户,仅限2018年12月15号15:30之前关...

2018-12-15 热度(7) 评论(31)

【果陀】燃雪之城-09悬崖边缘(上)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他随果戈理冲破包围,被拉拽着一路冲出办公区域,他停下步,告诉果戈理先不要下楼。两人转而到顶层空中花园,躲避一阵,移栽的绣球花和灌木被士兵毁得一塌糊涂。哨兵的介入让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现在的果戈理就像一列填满燃料的老式火车,由于涩泽龙彦私心的点拨,原本缠绕在果戈理四周的胆怯被统统撕扯开来。陀思妥耶夫斯基无法再利用他的胆怯去安排他。

陀思妥耶夫斯基发出的精神干扰,使追兵看不见他们逃脱的方向,他带果戈理来到鸟笼型茶座附近。迷宫一般的花圃犹如进入秘境的长廊,果戈理以为这里又藏有高级密道,他探头,却看到对方蹲了下来依次数着花盆。

高级向导翻...

2018-12-14 热度(37) 评论(2)

【果陀】燃雪之城-08子虚乌有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果戈理有些气喘,手指紧紧揪住胸口的帽子把撑边都揉皱。他的手掌不再失去力量,他的心被逐渐升腾的保护欲填充。他不是一个多么坚强的人,也没有陀思妥耶夫斯基那超乎寻常的意志和本领。他只有这样一副空缺了信念的胸膛。本该由他自己去处理的诸多压力,因他的迟钝和天真,现在全由着对方去承受和处理了,一担就是七年——

他的无所事事和自由就是这么来的,他用了七年时间游荡在塔的管理之中,他推开房门,意外看到敌人的背影是属于别林斯基的。他的目光掠去,办公桌对面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尚且安然无恙,他松了口气。

他的胸膛被填满了。


他踏进房间,一脚踏破的还有他...

2018-12-13 热度(35) 评论(1)

【果陀】燃雪之城-07龙的贪欲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三十分钟前。


“他又迟到了。”

涩泽慢慢拖动酒杯,水痕就在日光里极为刺眼地划进果戈理的心里。

“您们似乎挺熟悉的?”果戈理问他。

“老朋友了。”涩泽简单地说。

果戈理悻悻地。“哦……”

陀思妥耶夫斯基越是活跃在公众的视线当中,他就离果戈理越来越远。离只属于他们两人的那一小段回忆越来越远。哨兵握紧拳头,随后脱力地松开它。他原本打算在这里待到天荒地老,现在却被涩泽搅得坐不下去。一根针似的酸楚钉进他的心上。

“他在办公室,您直接去找他就行了。”

他起身欲走,手腕被对方冷不丁拽了一下。

风骤起,把他的帽子刮掉了。一束微风...

2018-12-12 热度(37) 评论(4)

【果陀】燃雪之城-06以蛇为饵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他犹豫着。


门就在他身后两米远的地方,当他迈出这扇门,从上一周开启的调配任务就是正式结束了。他想问对方,一会儿还需要回来找您吗?他的喉咙发紧,觉得自己太不识相。

“我……好的。那,咱们就这么着吧。您多保重。”

果戈理避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视线,握住金灿灿的门把手往下压开。

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进到这间屋子里了,手心里冰凉的金属质感、隔音墙内部和外部截然相反的声音构造,都将成为他日后懊恼时摆脱不去的细小噩梦。他有点过于天真,在迈出房门的时候还留了个心思:陀思妥耶夫斯基会不会叫他回去?他会不会跟他讲下午几分几点,需要他再...

2018-12-11 热度(48) 评论(3)

【果陀】燃雪之城-05第一方案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他原以为是被叫来做私人保镖,再不济也是秘书,“伴侣”一词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头脑里,他被带到办公室,他挖了挖耳朵,不确定自己刚才是不是听岔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轻轻关上房门,将所有噪音都隔绝在外。

陀思妥耶夫斯基举手投足之间有着与生俱来的优雅,他却没什么继续坦诚的态度。重复说着,他一摊手,仿佛这就是所有解答了。“您看,就当帮我这一个忙吧。”

“……您为什么选择我?”

“因为我信任您。”陀思妥耶夫斯基将桌上一封未写完的信件交到他的手中。那是让伴侣合法化的文书,上面只差一个签名,“其实什么也不用做,我已经把各项手续办理好了。”

果戈...

2018-12-10 热度(40) 评论(7)

【太陀】犹大与耶稣

更新晚上修完,先发一篇短文润笔。

一场无疾而终的吊唁。


太宰治走的那天,陀思妥耶夫斯基正在莫斯科修改稿件。他听到的消息是简短的,有人告诉他这个人死了,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死的,他说我知道了,他继续把文稿誊写完。

预料到太宰治的死是对任何人来说都不难办的事,死亡不准许人类愚弄,太宰治如同一个知险犯险的愚者,故意将自己精明的一面用在别的地方,对最关键的问题一根筋地较几十年的劲。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手稿上绘制着参考用的教堂,十字架在他的心中并非从一而终。他也是一个凡人,和太宰治一样被死亡和生存的意义折磨,感到与这世间格格不入,他在一个受苦的夜晚了解到神的存在,究竟是否存在则归为之后的自我催眠。...

2018-12-10 热度(118) 评论(6)

【果陀】燃雪之城-04各怀鬼胎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字条凋落成灰,果戈理盯着手心里的漆黑粉末,厌恶像病毒一样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他胃里一阵恶心,不再感到好奇或是愉快,被人监视的感觉重新回到他的身边,有人在监视他,监视的理由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目前的安危相关。他坐立难安,从词句中他读出十分露骨的试探和拉拢。

陀思妥耶夫斯基或许正处在腹背受敌的情形里面。他明白为什么陀思妥耶夫斯基会将他接到身边了……随意换作另外一名哨兵的话,都绝不可能像他现在这样,在试探和拉拢面前完全嗤之以鼻。

“A.M.C.M.……”

他绞尽脑汁,没能在认识的人名里找到这个缩写。或许这是某个机构的简写。他回到自己的临时...

2018-12-08 热度(44) 评论(5)

【果陀】燃雪之城-03A.M.C.M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呀——终于要好玩起来了,我码得好开心。

这篇同步在晋江归档,方便理顺章节之间的衔接思路。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从首页链接进入,那边我还在装修,有点简陋,请多包涵www


起初,当车停泊在旧水坝员工宿舍的门前,果戈理冒头望了望窗外风景,心里并没有太多期待。这是一处年久失修的破旧建筑,一栋高楼外侧,分布着几间极为简陋的车棚,他眯眼睛仔细一看,才知道这这些车棚就是所谓的宿舍了。窗户极小,在天寒地冻的郊外就像一枚枚并列的漆黑眼睛盯着他看,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他唯一满足的是这里安静的、清晰的满天星辰。

“我猜您已经把水电通好了。”

一阵风刮过来,...

2018-12-07 热度(38) 评论(5)
1/9

© 游魂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