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通往无何有之乡

灯鬼
同人文图堆积处
极想吃三岛x涩泽。暴泪。

【果陀】燃雪之城-12蜘蛛之丝(上)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惯性拉扯向导的身体向后栽倒,指刃擦着发丝堪堪越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耳侧。果戈理将他推到一边,攻击直扎进果戈理的肩膀。

血从破碎的衣料之间流淌出来,哨兵毫无痛楚似的低头望着。疼痛让果戈理的意识暂时回到了身体里面,他挡在向导和芥川之间,提防着敌人接下来的攻击。

“尼古莱!”

“退后,费佳……”

思维触手正在将芥川的精神体不断转化为黑暗的实体,漆黑的风刃吃足了血,钻回芥川的衣袍沉寂半秒,再次随攻击劈天盖地翻卷向上。

黑雾撕破了两人脚边的铁皮,芥川蹿身上去就是一记扫腿,果戈理猛跃而起。堪堪躲掉这一凶狠的重击。

“别躲了,”芥川冷脸起...

【果陀】燃雪之城-11悬崖边缘(下)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陀思妥耶夫斯基没有时间再听果戈理说完。就在他们之间开始隐约浮现相互交缠的精神系的时候,他们等待的信号出现了。不远处出现微小的骚动,冈察洛夫的身影出现在士兵之间。他穿过人群来到楼梯口,和为首的长官低声说了几句,长官摇了摇头,随后互相致以军礼。驻扎在此的约二十名士兵鱼贯离开守卫之处,来报信息的冈察洛夫独自留在原处,等待人员走到防御区外,他匆匆迎上来。

“主人,抱歉来晚了!列车长临时出现调动,发车的时间延误了十五分钟,我担心您直接过去的话容易暴露行踪,那位日方的代表来势不善——”

“做得好。”陀思妥耶夫斯基说。

在冈察洛夫的带领下...

【果陀】燃雪之城-10悬崖边缘(中)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别林斯基疾步走在通往会议室的白色长廊,计划着这就和赫尔岑摊牌,他不干了,再也不管这事了,就当他从没有为高级向导求过情……道路的转角慢慢踱步出一条黑狗,他看到它,停了下来,心如同坠入冰窖,这是屠格涅夫的精神体。

别林斯基艰难开口。“……他不在了?”

黑狗张了张嘴。

“是。赶着去凡尔赛了。我现在就坐在会议室,顺便一提不是刚走,好像从今早就已经见过马赛的美景……恐怕昨晚的留言,赫尔岑先生也没有读吧。”

声音从精神中向他传递过来。声音来自屠格涅夫,平淡且听不出任何情绪。“您要过来吗?”屠格涅夫透过精神体问他。


在身侧的玻璃窗里看...

【是游魂屋今年琢磨许久的圣诞节抽奖环节——】

(礼物图片来自淘宝并不是我亲手拍的,仅供参考实物我还没收到)

0、礼物描述:

Z啥啥家的圣诞雪花毛球胸针,不做义务广告,请勿私信问我品牌名

  • 镶嵌材质: 合金镶嵌人工宝石/半宝石

  • 材质是啥: 合金/镀银/镀金

  • 成色咋样: 全新

  • 上市时间: 2018年冬季

  • 实体店也有吗:有,所以虽说我是新品预定的不过日后遇到撞款我是不管的

  • 我在哪儿买的:网上


1、抽奖前有三个注意事项:

为显得礼物超级无敌霹雳唯一珍贵,仅抽一名

为排除抽奖专业户,仅限2018年12月15号15:30之前关...

【果陀】燃雪之城-09悬崖边缘(上)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他随果戈理冲破包围,被拉拽着一路冲出办公区域,他停下步,告诉果戈理先不要下楼。两人转而到顶层空中花园,躲避一阵,移栽的绣球花和灌木被士兵毁得一塌糊涂。哨兵的介入让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现在的果戈理就像一列填满燃料的老式火车,由于涩泽龙彦私心的点拨,原本缠绕在果戈理四周的胆怯被统统撕扯开来。陀思妥耶夫斯基无法再利用他的胆怯去安排他。

陀思妥耶夫斯基发出的精神干扰,使追兵看不见他们逃脱的方向,他带果戈理来到鸟笼型茶座附近。迷宫一般的花圃犹如进入秘境的长廊,果戈理以为这里又藏有高级密道,他探头,却看到对方蹲了下来依次数着花盆。

高级向导翻...

【果陀】燃雪之城-08子虚乌有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果戈理有些气喘,手指紧紧揪住胸口的帽子把撑边都揉皱。他的手掌不再失去力量,他的心被逐渐升腾的保护欲填充。他不是一个多么坚强的人,也没有陀思妥耶夫斯基那超乎寻常的意志和本领。他只有这样一副空缺了信念的胸膛。本该由他自己去处理的诸多压力,因他的迟钝和天真,现在全由着对方去承受和处理了,一担就是七年——

他的无所事事和自由就是这么来的,他用了七年时间游荡在塔的管理之中,他推开房门,意外看到敌人的背影是属于别林斯基的。他的目光掠去,办公桌对面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尚且安然无恙,他松了口气。

他的胸膛被填满了。


他踏进房间,一脚踏破的还有他...

【果陀】燃雪之城-07龙的贪欲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三十分钟前。


“他又迟到了。”

涩泽慢慢拖动酒杯,水痕就在日光里极为刺眼地划进果戈理的心里。

“您们似乎挺熟悉的?”果戈理问他。

“老朋友了。”涩泽简单地说。

果戈理悻悻地。“哦……”

陀思妥耶夫斯基越是活跃在公众的视线当中,他就离果戈理越来越远。离只属于他们两人的那一小段回忆越来越远。哨兵握紧拳头,随后脱力地松开它。他原本打算在这里待到天荒地老,现在却被涩泽搅得坐不下去。一根针似的酸楚钉进他的心上。

“他在办公室,您直接去找他就行了。”

他起身欲走,手腕被对方冷不丁拽了一下。

风骤起,把他的帽子刮掉了。一束微风...

【果陀】燃雪之城-06以蛇为饵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他犹豫着。


门就在他身后两米远的地方,当他迈出这扇门,从上一周开启的调配任务就是正式结束了。他想问对方,一会儿还需要回来找您吗?他的喉咙发紧,觉得自己太不识相。

“我……好的。那,咱们就这么着吧。您多保重。”

果戈理避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视线,握住金灿灿的门把手往下压开。

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进到这间屋子里了,手心里冰凉的金属质感、隔音墙内部和外部截然相反的声音构造,都将成为他日后懊恼时摆脱不去的细小噩梦。他有点过于天真,在迈出房门的时候还留了个心思:陀思妥耶夫斯基会不会叫他回去?他会不会跟他讲下午几分几点,需要他再...

【果陀】燃雪之城-05第一方案

果陀哨向架空HE,日更

劣体哨兵果x高级向导陀


他原以为是被叫来做私人保镖,再不济也是秘书,“伴侣”一词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头脑里,他被带到办公室,他挖了挖耳朵,不确定自己刚才是不是听岔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轻轻关上房门,将所有噪音都隔绝在外。

陀思妥耶夫斯基举手投足之间有着与生俱来的优雅,他却没什么继续坦诚的态度。重复说着,他一摊手,仿佛这就是所有解答了。“您看,就当帮我这一个忙吧。”

“……您为什么选择我?”

“因为我信任您。”陀思妥耶夫斯基将桌上一封未写完的信件交到他的手中。那是让伴侣合法化的文书,上面只差一个签名,“其实什么也不用做,我已经把各项手续办理好了。”

果戈...

【太陀】犹大与耶稣

更新晚上修完,先发一篇短文润笔。

一场无疾而终的吊唁。


太宰治走的那天,陀思妥耶夫斯基正在莫斯科修改稿件。他听到的消息是简短的,有人告诉他这个人死了,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死的,他说我知道了,他继续把文稿誊写完。

预料到太宰治的死是对任何人来说都不难办的事,死亡不准许人类愚弄,太宰治如同一个知险犯险的愚者,故意将自己精明的一面用在别的地方,对最关键的问题一根筋地较几十年的劲。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手稿上绘制着参考用的教堂,十字架在他的心中并非从一而终。他也是一个凡人,和太宰治一样被死亡和生存的意义折磨,感到与这世间格格不入,他在一个受苦的夜晚了解到神的存在,究竟是否存在则归为之后的自我催眠。...

1 / 25

© 游魂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