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具有人心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就像一种幻想似的,补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这个人在果戈理心中的形象,与此同时,陀思妥耶夫斯基本身又是和幻想完全分离的,一位独立完好的神明。果戈理对此太满意了。他不仅仅拥有一个完美的神,还拥有一个实实在在的、他对神的幻想!如果这二者是同一个人,恐怕果戈理又要腻烦了。妙就妙在陀思妥耶夫斯基永远是一位俯瞰世间的观察者,永远不在意他,果戈理,今天是否会来,明天又是否会走……想到这里,哨兵确实有点悲伤,但是在这之后,连悲伤都变化成了陀思妥耶夫斯基附带的、最完美的代名词,一种感动自心底弥漫至他的指尖,让他用手指轻轻抚平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肩头的衣褶。他的朋友正在熟睡。他是那么无可替...

+

喔。

(结果只测了这个)

+

【果陀】引路人

/45min短打试验/


“他们说,我应该来结束您的生命……唔,原本是这样的工作啦。您在绘制什么?”

“一个魔咒。用不着过分担心,只是驱逐您的伎俩之一。我想是时候验证理论了,碰巧,您就来了。”

“您真是……”

死神再一次感叹世间,他咳嗽一声,正了正帽子。“您真是费心了,我可能要暂时离开这个圆圈,如果您不介意……”

“没事。还有二十七个机关,您的下一步打算这样走吗?令人愉快的选择,十七世纪的古书曾经记载,当死神像您这样闯入符咒之间——没错,再往前一步,正是这样——他们就会成为人类的俘虏。缔结一千年的契约。”

“一千年?您能活那么长吗?”

“魔法自血脉传承。虽然我没有魔法。...

+

【杰佣】或一枚罐装的漆黑太阳

/45min短打试验/


“又一个好事之徒,”

仿佛就等着这种无名之火顺着病症蔓延,奈布丢掉一小块石头,原本打算打出几个水漂,可是黑漆漆的海将这枚石子吞噬下去了,真令人闷得慌。

“又一个来管闲事的笨蛋。”

他嘟囔着,蹲在那儿,自己并不知道头上的兜帽、连同他那副显瘦的肩膀,都让一切变得不那么硬朗。他的牢骚可是发自肺腑的。

“杰克,我说过不要干涉……好吧,这次又是什么?”

海浪拍打在奈布·萨贝达裸露的脚趾上,刺骨的冷,但这让他好受不少,可以说是一种救赎了,他的背脊疼得快要裂开,那里并没有真正破裂,他需要转移注意力,急需要安抚自己的尊严。他不是头一回在离开庄园任务...

+

☆★2018-2019年度置顶★☆

简介:这里是灯鬼的同人文图堆积处。


常用昵称:灯鬼/鬼鬼

贴吧id:最后一只灯鬼

绘图用罗马音:AKASHIONI

空间固定名称:游魂屋

QQ:732355159(每天在用)

微信:——(涉三,QQ好友可私戳)

微博id:是您的灯鬼呀

B站id:零九二九(投手书,以及日常私用)

部分直播软件id:老酒零零零(基本不用)

P站id:(太久没用以后再填)(……)

twi&ins:(同上)(……)

steam:spookys


在萌人物&CP:(排名按时间先后,加粗者站内有粮)

德赫/赤井秀一/秀明/骸云/朱修/仏英/巴杰/JOY4高杉晋助银高/...

+

【果陀】人偶的独白

*作家果x人偶师陀

*第三人称视角


那天我看见果戈理先生一个人坐在窗台患得患失,就知道事情又变得复杂了。他没有轻易开口向我们要钱,这没错,但是从眼神回避的次数来看,这一次的数目不见得是我们担负不起的,可也差不了多少,起码得有十万以上。果戈理先生又要远行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没有特意招待他坐下的意思。先生的右眼戴一片圆镜,镜片背后的视线正落在灯火明处,指间刀片细腻作响,木沫像油一样疏疏落落下滑。他持续工作。但请不要误会,这两位先生之间的交情其实很深。甚至不用说话,有时候只是互相点一点头——或眨动眨动眼睛,一番长谈就会像瞬间完事儿似的,直接在两位先生的灵魂之间流淌过去。这阵...

+

烦凡桑的T恤~已经穿上了

+

© 游魂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