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れから、あの欠けた月の半分を探して、
孤独を分け合うことができたなら、
もう一度誓うよ。
いつかは、桜の花咲く。
満月の元へと。
http://www.akashioni.icoc.me

[赤组/尊出]秋日叶火(一)🍁

京都此时正是红叶漫山的季节。


“喔喔喔喔好漂亮——”

八田还没登上平台就开始大叫。而跟在他身后“八田哥,小心一点……”这样不断提心吊胆重复着的,则是充当保姆类角色的镰本。草薙微笑着走在两人后面。在他身旁是衣着赤色小礼服的安娜。

虽然吠舞罗每年都会一起出游拜一拜,但是只有四个人一同来到神社,这还是几年来的第一次。

与年轻人一起出游,总觉得心态也年轻下来了啊……

他翻出烟盒磕出一根点燃,悠悠地吐出烟气遥望群山。红色的枫叶满布山峦,像温暖而燎原的火。


——以后想做什么呢,尊。


……不好。


捏着烟的手不知不觉僵在空中,脚也被石阶绊了一下。安娜偏过头,这让他心虚地摆摆手并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已经咧开自嘲的嘴角。

“没事没事,长时间窝在酒吧里协调性都变糟糕了啊……”他摸着安娜的头,转而对八田和镰本扬了扬手中的烟。“这里因为很灵验的关系求签的人总是很多。你们先去吧,早去早回。”


先几步登上石阶之间的平台的八田闻言,犹豫着站在原地:“诶草薙哥你不去吗!?”


“我呢,在这边等就好了。”


镰本也少有地惊讶起来。难得来一次啊……“草薙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务吗?”就算是店里的生意,放几分钟应该也没事?

草薙只是苦笑。

“前些天在稻荷大社抽到了下下签而已啦……想想还是再等几天重新拜比较好。正好想在这里抽一根烟,香烟配红叶,这可是大人的浪漫哦。”

“哈哈……”两个年轻人勉强笑着对视一眼。森林里可是不能让抽烟的吧……居然面不改色就无视了公众的条文规则这真的还是草薙哥吗?

大概是草薙出云平日里几乎不会乱来的原因,突然这样子轻松下来,反倒让两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比较好了。受到习惯驱使,虽然这个行为让他们感到过意不去,两个人还是看向了安娜。从刚才起就沉默地低垂眼眸的安娜,与此同时,安娜主动离开了草薙的身边。她往八田和镰本的方向走来,一边一个握住了两人的手。

“走吧。”

她说。

“哦、哦……”


于是,两人乖乖跟着安娜继续走台阶,八田微微有些脸红。


尽管心头疑虑没有完全打消,不过既然新的王发话了他们也只好放下继续纠结的念头。镰本回头又看了一眼。草薙往平台的边缘走去,烟徐徐升腾消散,随后被近处的红叶遮挡住了。


很多事都让人不得不感到有些担心。草薙哥他……


“那个人,没事的。”


“——欸?”


镰本缩了一下肩膀。他低下头,安娜并没有看他。但是,很明显是察觉到他的动摇才这样说,因为镰本掌心里小小的手指刚才稍微蜷缩了一下。那应该是努力回握的意思。

“……是啊。”

见到此状,镰本反而和八田刚刚的反应一样,稍微对自己感到有些羞愧了。果然还是要变得更强才行啊……不论是实力还是内心,都必须要变得更加强大才行。变得更强大更可靠,这样才能够继续站在安娜和草薙哥身边——


守护他们,并像他们守护自己这般,继续守护如今的吠舞罗。






果然……


草薙单手插在兜里,另一只拿着移动电话翻过相册目录,继续不断地切换画面,直到拇指在一张阴天拍摄的红叶风景画面停下按键。他调出这张照片的日期。

如果不看年的数字的话,照片的日期和今天的仅差四天。合上手机,他吸了几口烟,然后又重新翻开了外盖。

深秋的山风已经比较冷了,好在这天阳光很足。

“……嘛,因为难得是个晴天啊。”

对自己给自己的这个理由无奈地笑笑,他对着空无一人的山涧、天空和树林按下快门健——


也因为毕竟和那家伙来过这里。


快门响起的一瞬间,从心里冒出头的真话,让他不由得吃惊地盯住屏幕……


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从屏幕上移出视线。红色的枫叶林被澄净的蓝天衬托得十分明丽。远处则是本来要去参拜的清水寺的庙堂。真实的庙堂远远看起来也很热闹。一些高中生正在泉水那边很兴奋地排着队,黑色的制服看起来比较眼熟,但是名字……有些记不清了。


——那天,要是也有这样的天气就好了。


烟很快就烧到了手。

他为自己换了一根,结果,又很快就烧到手。

只好再换一根。

然后,又是一根。


明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简直像留下了什么终生遗憾似的。他倚靠在栏杆旁,与其说在看山不如说单纯地在看着天发呆。


忽然想起有谁跟他说过,坐在围栏外面的感觉其实很不错的,因为会更靠近天空。


于是他真的叼紧嘴里的香烟,一翻身跃到了围栏外侧。坐下来不禁嘲笑自己说什么啊。


这简直像回到了国中时期。


tbc.

全文不长。

本来是个留着画小漫画的提纲……

一时产不出来的样子所以还是扩成文吧❤️(。

评论
热度(10)

© 游魂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