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八]当刺猬爱上鹅卵石

八田从水里浮出头来,呆呆地看着这个家伙。蓝色无际的天空下,这样的仰视会让人产生错觉。只有这么一个人在等他。似乎最小的海风就能将他吹走——

伏见踹来了一浪水。

收回脚的面无表情地继续站在岸旁。八田咳嗽着抹一把脸,知道这个家伙还在置气所以好歹还是忍住了骂人的冲动——他可不想再进行一轮打不完的嘴仗。奶白色的沙滩灼热烫人,八田将脚从水里拎出来,湿乎乎的甩不掉沙子,只好一边一个先踩进人字拖鞋。他没好气地扫一眼旁边,“不游我就走了。”视野里一双细瘦的小腿浸在海水里头,半天没有动弹。

伏见这天穿的是军绿色迷彩抽绳裤,俩人一起买的同款,八田自己的那条现在放在寄存柜里。他看着这裤子来气,谁要跟这阴阳怪气的家伙穿个同款出去溜达啊!?八田别过头往前走:“你要是不想好好说话,那就不说。但是我跟你讲,尊哥他们在这边的事儿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才不会为了不知道的事情道歉咧。”伏见嗤了一声。这关我什么事……

话是这么说,还是跟着八田一起去更衣处。

屋子里雾气氤氲,湿答答的,十分安静。没有其他人在的样子。“好好好,不关你事,全世界都不关你的事。”八田随便进了一间,拧开花洒,温水立即潺潺淋到头顶。伏见在外面的木椅上坐下来,鸽子扑凌着飞过屋顶。

“你尽管去就好了,”跟我这儿耽误什么时间啊。他闭目仰头靠上椅背。“我不关心。”

好好你不关心……

八田翻翻眼睛,然后眼睛进水他又揉了半天。和伏见相处这么久不是白过的,他想。鬼才信他不关心这个鸡毛蒜皮。

一般而言,猿比谷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东西,有实际利用价值的以及其他。如果伏见真的不关心晚上这场烧烤聚会,那么此刻,这家伙已经窝到随便哪个有空调的地方刷终端去了,不可能坐在浴场淋浴室的长椅上跟他置气。八田一边将洗发液抹在头发上一边想,这个家伙还是这么别扭啊。

就算在吠舞罗待了这么些年还是对那些朝夕相处的人不理不睬,明明两人在基地时话那么多,一到酒吧,伏见就一脸想逃回小阁楼去的沉默脸。一个人真的不会觉得无聊吗?他咽下这句话改口道:“和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过个短假多好啊,等回到市区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再想吃烧烤可就得坐在闷热的屋子里一个人普普通通吃完一个人掏钱买单了。”

声音在水里显得浑浊不清。

就是这个声音,平时跟吉娃娃似的跟在那帮人身后一口一个“尊哥”的话。一想到那个刻薄的词汇,伏见就不禁心怀恶意地扬起嘴角。

脑袋里飞速酝酿着比那还要过分得多的话,苍白的脸颊泛起血色。这些话在身体里沉默绕过一整圈,没过一会儿就又淡淡消失了。“洗完了赶紧出去,”这里面已经够闷……

一只沐浴露瓶子从里面被拎了出来。

“猿比谷,这个……”

八田头顶着一团泡沫钻出帘子,怒视了这样的伏见一眼,一副“待会儿跟你打架“的架势:“帮我换个够用的过来。”

“啧。”

看都没看掉落在地的塑料瓶,起身挨个儿打探旁边的那些隔间。伏见一面找,一面继续冷嘲热讽:“要我说,今晚你就去找他们那个别墅如何?吃完烧烤也别和我住什么旅店了,又小又没劲的,电台还只能收到五个,想想我都同情你。”

“切,要是这么想看电视的话,我们看完再回去啊?”

“……你的重点到底如何分分钟偏离现场的我很好奇。”

跟这种笨蛋生气的自己倒像个笨蛋。伏见脱力地拎起一个还剩半瓶的沐浴露,慢悠悠走回来像投掷篮球那样往帘子上头一扔,听到顺利砸出的一句嚎叫和更多抱怨后,心情顿时愉快了挺多。

“美咲啊。”

“啊?”

水流声还在哗啦啦地跑着。伏见到一旁的休息椅坐下来,这里能看见天空。

“我是说真的。你想去就去吧。但是,我就算了。”

伏见望着条条框框下割裂出来的天空,湛蓝,纯净,流动着轻飘的长长的白云。浴帘那边的果然立刻就又反驳他。说着“大家一起玩会更有意思”等等想也能脑补出来的无趣理由。他看着这样的白天,想着三个人一同寻找飞鲸的那个晚上,这种心情或许就是人们常挂在嘴边的东西吧……“我是说真的。”伏见望着天空:“美咲,或许你今晚不必回来。”

而且,以后也……

“为什么?”

他烦躁地闭上眼睛。

干涩的心情卡在喉咙里,抓寻的时候却溜走不见。这种情绪一直被他习惯性封杀,有时在别人的词句里沉浮几下便潜入水低,无形中将很多毫无关联的乐律串联成串。这情绪犹如生物与生俱来的弱点之一,不可外泄,一旦冒出头来便因该紧紧封锁起来,就这么储存在一个个毫无价值的信息堆深处,掩埋,堆积……直到那么一天,主人放弃对它的看管。

感情便会像仙人掌那样,冒出细小而尖锐的刺来。


/tbc/

评论(1)
热度(2)

© 游魂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