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れから、あの欠けた月の半分を探して、
孤独を分け合うことができたなら、
もう一度誓うよ。
いつかは、桜の花咲く。
満月の元へと。
http://www.akashioni.icoc.me

标题还没想好,以后补上。
平行世界。
磐舟上班族,小流是个技术宅。
日常向,HE。
不长但不保证完坑。就这么不负责任。
狂笑着逃走。
-
铅灰色的天空酝酿着一场大雨。潮湿蔓延进都市的每一个角落。阶梯湿滑,地下铁拥挤得可以吐人——实际上也的确吐出来了——磐舟天鸡一脸尴尬地拎着公文包站在一旁,完全一副不知道怎的就被挤出来的表情,眼睁睁看着隔离板里面的车门逐渐关闭,带着紧挤在上的一窗上班族慢悠悠驶离站台……
他只要坐人多的公共交通设施,基本都会被挤出来。

“借过借过……”

重新排进下一轮的队伍前方,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他却嘟囔着"抱歉"并下意识给后来的人赔笑才回过身。站台的隔板现在正映出他和身后若干人苍白的面孔。焦虑,冷漠,疲惫,死气沉沉在他们的脸上无一例外地交替浮现。也有一两个面露生机的,仔细打量,果然是些皮鞋尖儿都没被沾脏过的年轻人。他的目光停留在一款墨绿色的皮鞋前面。喂喂……保守的眉头率先皱了起来。这个社会可不是推崇美式个人主义的好地方啊。

锃亮的漆皮纤尘未染,几乎可以映全瓷砖地板的接线,在某些角度下低调地闪现秋日深潭的绿,其他角度则呈现出最普通的漆黑。尽管是如此不起眼的与众不同,磐舟隔着几个人还是一眼就看出来端倪。以为这样就不会被骂了吗,还是根本就不是去普普通通的公司上班?他略好奇地打量全这个青年,果然见普通的深色裤子上套着非正装的蓝色卫衣。分明与周边的人衣着显异,他的四周却全无突兀感觉,简直像混在队伍里的没有实体的幽灵一般,之所以不是幽灵,似乎只能从他有影子这件事实做出判断。

青年带着副挂式耳机,线随意地歪在身前,末端塞进裤兜旁垂置的掌心里。人群攒动,身后风声渐起。逆光中,人群错开的缝隙里那个青年掌心所在的地方,亮光一闪而过。本来都要收回来的目光呆滞住,一时疑惑地盯住这只手想看清藏在手心的东西,但后者已被藏回裤带。

视线上移,磐舟的目光第一次堂堂正正落在对方脸上。半遮住的苍白脸庞,一边闪烁着被电车光线映亮的莹泽细眼。视线直愣愣对接上。青年看起来有点惊讶,嘴唇蠕动了一下。

“……”

车门开在身后。背被谁着急地推了一下。“喂。”

“啊、抱歉抱歉……”

赶紧道着歉挤进车厢,托了前几次被挤出来的福,他总算扒着门框让自己留了下来。稳住重心夹在车门与人群之间,他掠过工作日里格外急躁的人们的脸望过去,那个年轻人不起眼地缩在角落里,看起来也被挤得不轻。不过,就像很多都市人一样,无论多么狼狈地站在人挤人的车厢,但凡有个缝隙能够抽出手来,他立刻费劲但是毫不犹豫地拔出手机端在眼前。诶呀……磐舟默默注视着他的行动,真是相当依赖电子设备啊,这个孩子。

他收回视线,提了提公文包,在高低错落的一众后脑勺里发起呆来。公文包比较沉,里面装着已经使用里面的笔记本电脑,款式比较旧了,还是非常厚重的版本,在公司里没少被人挤兑。“诶呀,我说磐舟先生,”人事部的经理办公室就在他的工位后头,每经过他的桌前,那个头发常年乱糟糟的部门经理就会拿他的电脑开玩笑。“像您这样喜好古董的人可不多啦,尤其是这种经常用到的东西,不翻一番新,谁知道什么时候就迎来不可逆转的下课呢?”

“您说得太对啦。”磐舟只好每次都温和地冲他笑笑,虽然话语里讽刺他年纪距离退休已经不远,总不能因为这种小事就结下梁子。话又说回来了,难道他就不想退休吗?一个老家伙坐在人事部门口,或许是有点显眼也说不定,可是毕竟是在在这样的环境里,如此出言不逊,大概不知什么时候背后的办公室就又会搬来新人吧。

列车停停走走,车门打开时身旁挤过一脖子香水气味的中年女人,又站过来几个高中学生。再行再停,这次换来一位端着报纸的男人,手里拿着的报纸角都挤皱了,他却好像毫不在意又翻过一页。又过了两站,下一站就是磐舟的目的地了,他四顾一番考虑着什么时候挤出去,忽然回过头来,震惊于余光瞥到的身影。

刚才还站在远处角落里的、那个穿蓝色卫衣的青年人,现在就现在他身边,手抓着他手下面一点的扶杆上面。这个年轻人……磐舟觉得自己大概是想多了。怎么会有人没事闲的跟踪一个大叔呢?肯定只是恰巧也同一站下车吧。正这么想着,车到了站,他嘟囔着“借过、借过”挤出车厢,才走出没几步,那个青年人果然也下了车。





评论
热度(15)

© 游魂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