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咪组8月梗/GGAD]The Sound of Silence(fin.)

组内要求是这样的:

以歌曲The Sound of Silence (Simon&Garfunkel)所提供的大背景,发挥想象把感触写出来,2500字内,务必扣题。

……有点超字数了,以及今天的我也是个被和谐的我,向手机党们说声抱歉。

写到最后的画面很想哭TTATT

唉好爱他俩。


+

圣诞快乐:P

+

妈妈我见到预言中要和我耽误一辈子的boy了!(x)

+

[GGAD短篇集]荆棘海·其三

注: <荆棘海>非连载,每篇均可单独阅读。

+


风声显然紧了,这里却像十几年前那般毫无变化。


他行走在寒冷的十二月,冬季的第一场雪将戈德里克山谷点缀上纯白的寂静。近几年他都没有再回到这里了,鼻梁上的断痕和记忆一样鞭打着他内心算得上软弱的那一部分,这么多年,力度丝毫没有减少。


他穿过花园,敲了敲那扇木门。巴希达是不会介意别人不请自来的,甚至连门都不太上锁。但是他总是习惯性表示出他的礼节。屋里传来一声呼喊,她让他稍等,听声音似乎从二层传来,能抵达到外面真是显出一种非同寻常的生命力。


阿不思·邓布利多顺从地等在门外,交叠着双手,那种“...

+

[GGAD短篇集]荆棘海•其二

注: <荆棘海>非连载,每篇均可单独阅读。

+


在一个干爽的黎明,他踏着飞鸟的歌声迈进阁楼,就像这几天他经常做的那样。软鼓囊囊的牛皮纸袋被一股脑推到木桌子上,几个手掌大的圆面包在里面来回翻滚,碰倒里面的两瓶南瓜汁。盖勒特·格林德沃不管那么多,一双皮靴踩得地板吱呀作响,他风风火火拉过椅子,坐下将报纸递到阿不思眼前:“真不敢相信,阿不思,已经连续五天了。这个国家最大的事情似乎就是南部旱情导致的曼德拉草大面积枯萎,”他故意模仿外国人的语调夸张地摊开双手,漂亮的灰眼睛睁得老大,“为什么一个好好的报纸非要搞成过家家的可爱道具?”

“哦得了。”阿不思·...

+

[GGAD短篇集] 荆棘海•其一

等待上映实在焦躁......

注: <荆棘海>非连载,每篇均可单独阅读。

+


他听见一个东西破碎的声音,“啪”一声大得惊人。

他睁开疲惫的双眼,试图将自己困倦的灵魂捞出梦境,这可不太容易,脑海像着了魔,赖在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梦里不肯出来。

这梦他最近比较少做了,偶尔来了还真让人有几分留恋。牢房里的生活是令人困倦的,一切都冰冷潮湿打不起精神,在这样一个灰色调的黎明,肉体紧紧缠绕在身的触觉,更加像魔鬼网那样死死地捉住他,让他不得不抹了把脸上的胡茬,强打精神从舒适的欲望里挣脱出来,好起床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梦境里那个男人的身材还是那么好,哦,当然,现实中...

+

© 游魂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