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出]凌晨4:00与金色目光

他不是个擅露情感的人。

懂得这一点的有三个,两个已经死了。还有一个姑娘,刚刚离开这个城镇。

这个镇上不表达感情的人很多。几乎每个人都窝着一些心事,积攒着想让它们被消化掉,最后却攒出了心魔。

他的顾客很多。天亮过来的顾客话更多些,天黑了,就总有寻求空白的人安静地点酒买醉。

他不擅长表达感情,但是不认为这是个问题——反正认为这或许有点不好的三个人都不在场。他没有表达的欲望,完全没有,因此,他是多数人最理想的倾听者。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去一趟旧金山。我和前妻的女儿在那儿……”
“……六年前见了最后一面!后来音信全无。多大的怨恨都不应该完全没有消息,难道那个该死的男人难道连通话的机会都被剥...

+

[绿组全员]生长线(2016.11.11流生贺)(短FIN)

他凝望着未来的城邦。

他们凝望着他。


“三、二、一……哔!”

突如其来一阵白光,简直如同一面实打实的水泥墙拍在他脆弱的神经里。磐舟哀嚎一声蹲下来,闪光灯刺激得他这对儿可怜的中年老眼几乎落下眼泪。

“磐先生反应真大……”

屋里唯一的未成年人分明忍俊不禁,却又硬要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翻了个白眼。他立刻被御芍神紫敲了脑袋。

老式相机在冒烟。它不太喜欢被电流强行改变运作方式。大概是心理作用……不,大概不是心理作用,今天的寿星四周都辐射着静电,头毛很不自然地在空气中乱飘。

三人一鸟正这么默默想到一起——

“哔哔哔哔哔哔哔!!!”

……新的一场噼噼啪啪乱放电果然就爆发了!?

流的身体...

+

标题还没想好,以后补上。
平行世界。
磐舟上班族,小流是个技术宅。
日常向,HE。
不长但不保证完坑。就这么不负责任。
狂笑着逃走。
-
铅灰色的天空酝酿着一场大雨。潮湿蔓延进都市的每一个角落。阶梯湿滑,地下铁拥挤得可以吐人——实际上也的确吐出来了——磐舟天鸡一脸尴尬地拎着公文包站在一旁,完全一副不知道怎的就被挤出来的表情,眼睁睁看着隔离板里面的车门逐渐关闭,带着紧挤在上的一窗上班族慢悠悠驶离站台……
他只要坐人多的公共交通设施,基本都会被挤出来。

“借过借过……”

重新排进下一轮的队伍前方,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他却嘟囔着"抱歉"并下意识给后来的人赔笑才回过身。站台的隔板现在正映出他和身后若干...

+

听说尊的喵化图很少,给某只语c周防腿的喵尊。

虽然这人在喵戏中擅自变成狮子……

喂。耍赖啊!(2333333

+

[出云生贺]双飞蛾 (上)

“我想带他离开。”


面对凝视,他踌躇很久。


“是他不想离开。”



《双飞蛾》


私设少年尊第一次脏手梗。

拼了老命往治愈ending写。


尊出only


——出云生日快乐!![心]



这一年梅雨季的来临比任何一次都让人不安。周防踹开狭小的过道里堆积的纸箱,那些东西每到月底就囤积在他们楼层四处。一串钥匙叮当乱摆在周防腰间,另一边裤带则插着壳面破损的黑色终端机,终端机已嗡嗡作响了老半天,屏幕显示着不标记号码的一个头像。尽管震动就隔着一层布料,他却好像无知无觉似的,掏出了挂在另一边的钥匙在手里转着,胳膊扶上走廊的...

+

[磐流]黑羊 04(上)

紧急拯救被虐的内心。没写完因为太紧急了。(你闭嘴。


正是那场可怕的灾难,令他之前的记忆都变得模糊不清。


持久的高热将每一寸肌肉灼烧,身体发出无声的悲鸣。即使是身体已处在危险的温度指数,他的头脑仍旧不合常理地如常运作着。那一场超自然的热浪、与如骤雨倾覆的建筑物碎片一同被清晰烙印在脑海。头顶压下的黑暗长时间挥散不去,他奔跑着,双耳发鸣,土地和天空的中心交替夺走身体仅存的方向感和中心,一次又一次让他摔倒在落满瓦砾的街上。没有呼救,没有尝试呼救。没有泪水,没有时间流泪。无数的巨石擦肩而过,嘲讽着蝼蚁一般逃窜的他。目光所及,哀鸿遍野。直到命运降临的那个瞬间,身体被极速落下的钢筋水泥震起...

+

HIS HAPPY PRINCE


来混三月的更新((

换了板子画风都跟着变了😂

三月死忙只能腿一腿图啦。


+

[磐流]让我品尝你的味道(R18)

被屏蔽了真不开心,本想匿名发来着现在和文里的磐兄一样羞赧。

全程放飞请慎入。


正文走这里,需要p站成年id。

也可以来我的博客看,已换图片格式不过仍有被查封的风险。


——啊发个肉怎么这么麻烦!?

+

堕天使

(缩图严重,第二张有局部放大)

+

双马尾流

阿紫

+

[磐流]人间试验-绝食(短fin.)


“再吃一口?”


“不用。”


“唔,是不是对豆子有些厌倦了?橱柜里还有些面包,我去给你拌一些沙拉吧。”


“不用了,磐先生。”


“蘑菇汤呢?肉桂饼干?外卖披萨?”


少年只是闭眼摇头。磐舟苦恼地放下勺子。


“已经第四天了,流。你真的不要紧吗?”


“嗯。”


“奇怪啊……”磐舟不知是第几次地摸了摸流的额头,茫然地环顾四周后深深叹气。“体温也没问题。没有生病的迹象……饮食上我也给你注意过了,最近也有特别关注营养搭配方面的事……唔,流,最近有接触什么人吗?”


“接触人?”


“啊是我说得不太明白。就是说,嘛,掐指算来,小流也到了那个年纪了嘛...

+

[磐流]黑羊 03

神隐前最后一发,挥手)

03


一段尴尬的面面相觑过后,磐舟扬起眉毛。

“从这里开始就不能让我知道了吗?”

“正是如此,灰之王。”

流用陈述式的语句说道。王的称呼,让磐舟仿佛又看到巨剑现于头顶,那锐利的尖端正对着他自身。他挠挠头,对如何与流相处还不是很擅长。自己提起一些心防与之交流,对方却很可能表现得像个普通的孩子,但当磐舟有些忘记王与王的那些繁琐、只是简单地与流相处时,流又会是时不时体现王者稳重而独立的一面。和这个小鬼的相处,实在比一开始以为的要来得麻烦。磐舟无奈地耸肩:“也是。嘛,流的年纪虽然不大,你好歹也是石板选择的王者嘛。想要打探你的信息真是失礼了,绿王。”

“没有关...

+

[磐流]黑羊 02

02


可怕的孩子。


逐渐相处熟悉之后,磐舟对于比水流这个人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抱此认知。


他的洞察力过于常人。对于什么是真话,什么是假话,比水流无疑有特殊的分辨技巧。但是仅仅如此,仍旧属于可以接受的范围。这个十岁出头的孩子的可怕,在于不论他正在思考着什么,察觉到什么,猜测着什么。他都不会告诉你,不会让你有一丝一毫的把握,除非,是他自己主动决定要这么做。


等待热水机煮水的空档,磐舟侧眼观察着屋里的人。他们相识不到两周。最初的时候,他望着这个孩子被石头贯穿的小小胸膛,心里只有无限的怜惜和悲伤。但是之后,他的复活无疑改变了这一点。活人与死人最大的不同在于,活着的人遵从自己的头...

+

[磐流]黑羊 01

没忍住还是写了,扶额……

01


太阳暂时出现了,浮雪落下枝头,金色的水滴浸润着大地。磐舟走在街上,茫然地望着周围的楼宇、广告牌,行人,信号灯,思绪还停留在前几日的荒芜里,他并不想急着去打理它。


他从便利店买了一份报纸,一套浅绿色的儿童牙具,还有一袋子饼干。饼干上印着流行的卡通图案,大概是在某些漫画里出现的知名形象,灿烂地洋溢着笑容,被里面的膨化物挤得皱皱巴巴。这种装饰出现在这里显然是多余的,收进购物袋完全是因为一时兴起。不论磐舟自己,还是他准备投喂的对象,即将使用这包饼干的人,并不会对这装饰感到兴趣。圣诞将至,各式各样的零食被塞进收银台旁边的货架,仿佛只要贴上标签,所有东西都可以...

+

[比水流/乌尔奇奥拉]心之所失,失之所归 (短篇,HE)

写在前面的话:


本来分三段写的,半路决定合一起发。

*重度闲聊注意,大谈人生注意,伪哲学注意。

*都是想象着两人大概会说什么话而写的,并没有理论依据。

*cp倾向为磐流&乌织,不能接受者请勿阅读,感谢。


……真的都是闲聊而已你们确定要看吗!


《心之所失,失之所归 》


比水流中心

乌尔奇奥拉中心

磐流&乌织


——是吗,这就是死亡。比水流轻轻地笑了。


很遗憾,不过……

很满足。


他喃喃着躺在醒转的地方。看不见天空的天空。这种视觉感受十分特别。他一时没有更多举动,白银氏族三个人的样子似乎还在眼前。因为令达摩...

+

[磐流/灰绿]水与石的短暂假日


“嘿……咻。”


将人从轮椅上面抱下来,单手拦进怀里,两个人的心口紧紧贴在一起,磐舟因此也真实可触地感知着流那电一般的能量,正在那空荡荡的胸膛里飞速运作着。


“磐先生,你怎么了?”


敏锐地从磐舟推开轮椅的动作里捕捉到迟疑,就像身体随着头脑同时运作起来似的,流猛然抬头,用那猫眼一样清澈的异色双瞳凝视磐舟。后者立刻被吓得笑了起来。


“……你就不能用更正常的方式表示关切吗,流。”


“心脏跳动加快了。磐先生现在正感到紧张。是因为我的能力吗?”


“不……是呢。”


下意识的否定是出于习惯性的温柔。但是,面对眼前这个内心通透的孩子,磐舟的心理防备很快便妥协了...

+

[K]致某个时间里,可能遇见的你 -1-

——如果每人每刻的心情,都会在另一个世界的天空,凝结成信。


出云01

为了这次旅行,我新购置了旅行箱。灰色的硬塑料壳,有着被刻意打磨出的金属肌理。对这种具有人工味道的制品我一向中意,你却对此不满。如果是尊的话,旅行肯定是什么也不带吧。

我不确定如果没有与我结识,你的这个对万事都毫无准备的坏毛病是否就能改掉,不过,我确定就算没有遇见过你,我还是倾向于尽可能地预想未来,并让事情尽量按计划运行。清点着准备带走的衣物,我将一些生活用品装进真空袋,领带,笔记本,牙刷。你我同款的牙刷。沉闷的色调里,这件唯一的红色物品有点扎眼。我看着,然后出于节省空间的现实考虑,决定让牙刷连同杯子重新回到置...

+

[赤组/尊出]秋日叶火(二)🍁

秋日叶火(一)➡️ http://akashioni.lofter.com/post/33290a_6ac7e64

(短更)


双手合十。还算诚恳地闭上眼睛。却头脑空空,只待几秒,就忍不住抬脚走开。

周防刚想抬脚就被草薙一把给抓了回来,后者按住他安抚道:“别这么不上心嘛……”于是不得已,就又多拜了一会儿。随后,草薙则阔气十足地掏出千元大钞丢进去,在旁人略微惊讶的目光里又添上一张,“啪、啪”两番合掌,开始他时长惊人的凝神参拜。

想着来时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周防等在一旁。

——将来的话,不论怎样求神明都没有用。

——将来的事,还是有计划一点比较好。


还真是个...

+

[尊出] 尚早 (短fin.)


文/灯鬼


我们坐在同一间旅馆的同一间咖啡厅,品尝同一款牛奶咖啡,加入相同分量的半包砂糖,搅拌着相同的拉花泡沫。你低沉的嗓音里有纠正的意味。活过一次。不错。我勉强点头,这和我读不懂你的微笑并不冲突——你死过一次,或者说,活过一次,对你而言,是值得笑一笑的事哦。

我放下争辩的企图,试图理解,然后觉得自己坐在这里,提起这话题,简直傻透了。你将目光撇向一旁。窗外雨淅淅沥沥,冰蓝色,悲伤的颜色。你的目光没有犹疑,可以确定,你没有真正地放松下来。尽管你已哼起一首英文小调,手指还敲着桌面,就像你,嗯,生前那样。这是我们过去一同唱过的歌,你总是记不住后几句的词,每一次都会有两到三句用哼唱代替。所...

+

[尊出]forever for ever


会有一成不变的事物吗?


如果让草薙来回答,一定是果断的一句“没有”。他笑笑地看着你,同情的眼神仿佛在说“这个孩子还很年轻啊……”,然后递过来调好的一杯甜酒,不怀好意多加很多枫糖。


但回过头来真相又如何呢?


至今没有很好地反思过。


认命一样接手工作的人是自己,为什么认这个“命”,却迟迟没有给出回答。日复一日擦拭杯子,年复一年钻研调酒技,在那一条路上逐渐走出很远了啊……这么想着,已在酒吧里留下最好的光阴。


究竟是自己引导的生活还是“习惯”引导了这段人生他倾向于前者,因为后者过于被动,简直像是无能的懒惰者才会犯的错误。可是赶了几次也没把周防尊这个人从楼上赶...

+

[尊出]爱如少年(一)

接到电话的时候,下午的工作刚刚开始。店员只有他,所以如果回来被骂,他除了给自家亲戚陪个笑脸递个烟之外,也没更多招数。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他望着窗外糟糕的暴雨天气:“有几个人?”

“也没几个。”

这人的回答还是这么简略。

耐心地继续询问后总算搞清楚周防所在的具体方位。人数还是不知道,不过看在下大雨或许真数不清的份上……也罢。他关掉煮水机,摘下素色格子围裙,叠好收进抽屉。拎过立在门口集水架上的黑伞,临时换下平时穿的皮鞋。又再次检查了一下兜里的打火机。

周防那边听电话里悉悉索索的,想怎么等半天还没有锁门的动静:“喂。怎么还没走啊。”

“急什么。”

……已经是控制不住的状态了?

“...

+

[尊&出&多]至柔

可爱的、可爱的……温柔如你。


想要永远陪伴。



和你,和你们,一直走下去。





至柔



尊&出&多





十束多多良捧着什么向两人靠近。


东西都还没有看清,草薙老远望见这人的表情赶紧就摆手:“饶了我吧!?”


“哈哈不愧是草薙哥……”十束这样说着,却完全没有调转方向继续走到两人面前,“那么,king,请接好……”


“哦。”周防下意识伸出手。柔软一丛毛绒绒就这么落进周防的手里。


“……喂喂……”草薙滑下吧台,刚想说“那是最不行的了吧?”就看见十束笑眯眯地对他做出”嘘“的手势。...

+

[尊出]one of ashes (超短)


一个全世界都在燃烧的梦。


他坐起来。凌晨三点。身边人睡得十分安详。安详这个词不是乱用的,草薙抬手探一遭鼻息,叹一声好的这人活着。在对方醒着的时候这种举动完全不可能发生,那是一种侮辱,或说一种质疑。自知之明草薙还是有的,或许这玩笑十束可以去开,自己完全不行。他感到一阵口干舌燥,床头柜上备好的水杯果然又异位了,从来不喝自己的水,尊这家伙。从来不知道尊重一下别人的要求。


他像揉小猫小狗一样揉了揉身边这人毛绒的脑袋。赤色的头发,像极了火。睡在这人身边,真是一不小心就会被灌输奇怪的梦境。那可不是小小姑娘可以看完没事的梦境啊……有一天他对十束叹气,谁知对方沉吟不应,隔天下午过来拍了拍...

+

存、存一下,最近太现充了并没能及时赶上,土下座……

+

[伏八]当刺猬爱上鹅卵石

八田从水里浮出头来,呆呆地看着这个家伙。蓝色无际的天空下,这样的仰视会让人产生错觉。只有这么一个人在等他。似乎最小的海风就能将他吹走——

伏见踹来了一浪水。

收回脚的面无表情地继续站在岸旁。八田咳嗽着抹一把脸,知道这个家伙还在置气所以好歹还是忍住了骂人的冲动——他可不想再进行一轮打不完的嘴仗。奶白色的沙滩灼热烫人,八田将脚从水里拎出来,湿乎乎的甩不掉沙子,只好一边一个先踩进人字拖鞋。他没好气地扫一眼旁边,“不游我就走了。”视野里一双细瘦的小腿浸在海水里头,半天没有动弹。

伏见这天穿的是军绿色迷彩抽绳裤,俩人一起买的同款,八田自己的那条现在放在寄存柜里。他看着这裤子来气,谁要跟这阴阳怪气的...

+

[尊出]Feather to Fire

/ 化系列第一弹 /

赤组|多多良|安娜|尊出
k剧场版衍生。

1

路的尽头是海。

十束安静地走在这一条路上,四周是白茫一片的雾气。脚下卵石凹凸不平,薄鞋底踏在地上产生独特的触觉感受。空气一股潮湿的味道。两边橱窗寂寥,没有店家营业。尽管霓虹灯招牌鳞次栉比,却没一家店真的有人。一向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平时总成为城镇夜景之一,如今也在白天里关门谢客,幽灵一样木然瞧着远方。

小城很静。仿若一切都已远去。远处海平面附近的天空,有着与海不太一样的青蓝。路灯死寂,依次排列在路边。左右对称,没有一盏在发光。

十束数着灯,走到第十三盏停下,前面不再有灯。

天色阴郁。

他的路还没有走完。

十束低头瞧...

+

[赤组/尊出]秋日叶火(一)🍁

京都此时正是红叶漫山的季节。


“喔喔喔喔好漂亮——”

八田还没登上平台就开始大叫。而跟在他身后“八田哥,小心一点……”这样不断提心吊胆重复着的,则是充当保姆类角色的镰本。草薙微笑着走在两人后面。在他身旁是衣着赤色小礼服的安娜。

虽然吠舞罗每年都会一起出游拜一拜,但是只有四个人一同来到神社,这还是几年来的第一次。

与年轻人一起出游,总觉得心态也年轻下来了啊……

他翻出烟盒磕出一根点燃,悠悠地吐出烟气遥望群山。红色的枫叶满布山峦,像温暖而燎原的火。


——以后想做什么呢,尊。


……不好。


捏着烟的手不知不觉僵在空中,脚也被石阶绊了一下。安娜偏过头,这让他心虚地摆...

+

[4.10草薙生贺]何处天堂(无cp赤组)

——出云麻麻生日快乐!!!TTwTT




这是一个雾气弥漫的清晨,他站在寒冷刺骨的空气里点烟,手指冻得发抖。


四月份很少有下雪的天气,这一年的倒春寒是个例外。樱花半开半就地挂着水珠,雪一点点融化成水,滴落,声音宁静得瘆人。很多人都是在夜里才走进吠舞罗,配上一曲悠然的蓝调和若干的酒友。草薙更常经历这样的宁静,这样的孑然一身经过寂寥的街道。天空从蓝泛青,他停在同一扇门前,掏出同一把钥匙。


只要天色再亮一些,等阳光微熹晒进窗台,人们是会来的,被褥里的梦会被迫中断。


人们拥有慵懒的时间。


他们拖着沉重的眼皮,坐起身,看一眼闹钟抉择是离开还是继续睡去。很多人选择懒床,...

+

[k]弑神 - eins(下)



在这个并不平静的时代,所有商船都会悬挂国旗以求航程平安,但是,有一艘三桅却悬挂了一个特别的徽章。

没有绿、白、红三色的图案,也没有蓝地金色鸢尾花,赫然于旗上的是一簇巨大的赤色火苗。或遒劲、或细弱的火舌相互紧密缠绕,簇拥中央的那束烈火熊熊燃烧,那是吠舞罗的标志,远远望见这面旗子,周防尊略舒展了他的眉头。

“到家了。”他对安娜说。红色小皮鞋降落到地上。安娜抬起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她看看周防。草薙在一旁笑了。

“是在说谢谢吧?”

“唔……”

周防与安娜对视了片刻。视线无声交流着,如野生动物的一般沉寂。随后,安娜像得到了尊的默许似的转身快步走到草薙身旁。在一旁的梨木台阶上,草薙沐浴着柔和的海风,正低下头给自...

+

[k]弑神 - null & eins (上)



我也想有一个安身之处,

跟别人一样,以挽救我垂死的心。

愿我漂泊的灵魂不再渴望,

越过这生命悄然而去。...


+

© 游魂屋 | Powered by LOFTER